關於部落格
油漆
  • 1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是什麼造就了“親緣腐敗”的瘋狂

  關註理由   重大案件總在不經意間發生。快餐式的閱讀後,案件又會不經意間從你腦海消逝。其實,有些案件值得留在你心底,因為其中有生命、有道德、有法治、有警示……每周,《法制日報》案件版都會推出“案件特稿”欄目,為你解讀上周重大案件,體會其中法理情。   上周,讓人印象深刻的,是“高鐵一姐”丁羽心及其女兒案。這一案件之所以引人關註,不僅在於涉案金額高,也不僅在於此案牽涉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還在於案件背後折射出一個值得社會反思的深層次問題——家族式的“親緣腐敗”。   □本報記者陳曉英   靠貪婪裝點起來的“瀟灑”人生,就像浪尖上的一片枯葉——沉浮只是瞬間的事情。以愛為軸,以貪為半徑,更是只能圈出罪惡的牢垣。   有著“高鐵一姐”之稱的山西女商人丁羽心及其女兒侯軍霞雙雙一審獲刑,就是最好的詮釋。   12月17日上午,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對山西煤炭進出口集團北京世紀同程投資有限公司經理侯軍霞,即丁羽心之女非法經營一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其構成非法經營罪,依法判處其有期徒刑7年,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8000萬元。   就在侯軍霞案宣判的前一天,16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對丁羽心案件一審宣判。法院以行賄罪、非法經營罪判處丁羽心有期徒刑20年,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2000萬元,罰金人民幣25億元。   侯軍霞的事發與一筆打給丁羽心公司的“中介費”有關。在丁羽心和劉志軍的“合作”過程中,劉志軍一再叮囑“中介費”不能直接打到丁羽心的公司,但仍有一家中標鐵路項目的大型國企將一筆將近一億元的“中介費”直接打給丁羽心,結果被有關部門發現,並最終導致東窗事發。2010年12月24日,北京警方將侯軍霞抓獲歸案。侯軍霞被抓後,其母親丁羽心於2011年年初被抓獲歸案,隨之牽出劉志軍等系列大案。   據瞭解,丁羽心至今都非常後悔,在她涉案行為的後期,把女兒捲到案件中來。   舐犢情深父子齊入歧途   丁羽心侯軍霞母女一審獲刑,讓“親緣腐敗”這一併不新鮮的詞彙再度進入公眾視野。   在中國,幾千年的傳統文化造就了制度與親情間的微妙關係,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幾乎成為家族腐敗最完整的詮釋。舐犢情深,這種形容父母厚愛孩子的情感,如今成了一些領導幹部溺愛、縱容子女違規和犯罪的托辭。   劉鐵男父子,便將這種“親緣腐敗”演繹得淋漓盡致。   媒體報道梳理出這樣一個過程:1954年10月,劉鐵男出生在北京一個工人家庭。父親原本工資不高,還要接濟老家的兄姐,家庭生活十分困難。這種苦日子使他產生了強烈的憂患意識和拼搏精神,也讓他萌生了過富裕生活的欲望和做人上人的願望。   這種意識在一定時期促使他“玩命乾工作”,“每天除了睡覺就在辦公室待著”。他的吃苦、能幹也得到組織認可,多次贏得“優秀共產黨員”、“先進工作者”榮譽稱號。   在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前,談起他熟知的產業和政策時,劉鐵男稱“我在產業政策方面卡得很嚴,咱國家的裝備一定要走國產化道路……”可是,當談起受賄問題時,劉鐵男不得不承認自己的貪婪和私心。   “一聽說你搬家,立刻就有人撲上了,要給你送紅木傢具等等,這麼貴重誰敢要啊。”劉鐵男一直認為自己抵禦能力強、辦事堅持原則,對有求於自己的人不給接近的機會。然而,在花費100多萬元為自己的房子裝修和購置傢具時,他卻通過下屬主動要求私企老闆全權代辦。   甚至,他利用其子劉德成收受商人的賄金,唱起“老子台前辦事,兒子幕後收錢”的“父子二人轉”。判決書顯示,在劉鐵男案涉及的3558萬餘元財物中,通過劉德成收受的達到3400餘萬元。在採訪中,劉鐵男表示,這樣做只是“想多幫幫兒子”。   劉鐵男案一審宣判後,中紀委網站就該案件連發3篇文章,透露了劉落馬前很多細節,其中,劉鐵男教兒子劉德成“做人要學會走捷徑”這一細節在網絡上引起巨大關註。   劉鐵男坦言,自己一心想往上爬、當大官,這種扭曲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既害了自己,也在一定程度上“傳染”給了兒子劉德成。   劉鐵男內心深處隱藏的貪欲,也使劉德成從小受到潛移默化的不良影響。而他一手給兒子設計的這條“捷徑”,更使劉德成步入歧途。   邱某,浙江某民營企業董事長,劉鐵男受賄案中涉案金額最大的行賄人,也是與劉鐵男關係最為密切的涉案人。2006年6月至2011年8月,劉鐵男利用職務便利為邱某的多個項目審批提供幫助。   2006年,邱某經人介紹認識了劉鐵男。在見面過程中,邱某瞭解到劉德成剛從國外回來不久,便主動提出可以和劉德成一起做生意。劉鐵男當時沒有表態,但沒過多久邱某就接到了他的電話,說此事“可以考慮”。   在之後的飯局上,劉鐵男將劉德成介紹給了邱某,並囑咐他“帶一帶兒子”。   此後不久,邱某與浙江企業家李某共同出資100萬元,為劉德成註冊成立了一個化纖公司,通過虛假貿易直接為劉德成的公司輸送利益825萬元。   看到金錢來得如此容易,劉德成的貪念也日益滋長:“我聽說一些企業家利用不正當關係大肆斂財,我心想有一個當官的父親,比他們方便……為什麼不好好利用呢?”   就這樣,劉德成在劉鐵男的“幫助”下,獲取巨額財富易如反掌,而這些財富又催生和加劇了他的墮落。   劉德成告訴辦案人員:“如今覺得當時我們父子都錯了,拋開我們以權謀私不說,我們的人生觀、價值觀就錯了,奮鬥的原動力就錯了,這也是我們父子犯罪的一個共同原因。”   孟子雲,“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而“修身齊家”是“治國平天下”的基礎。“親緣腐敗”的泛濫成災,也充分證明瞭領導幹部家庭里良好的家風必不可少。從劉鐵男之子劉德成、郭永祥之子郭連星、蔣潔敏之子蔣峰,我們看到了各種版本的“坑爹沒商量”現象。追尋這種現象的根源,便是這些高級領導們別樣的“護犢情深”。   明星市長和家族商業王國   丁羽心母女齊做“權力掮客”、劉鐵男父子齊陷腐敗的現象引人深思、發人警醒。比起陌生人間隨時有可能崩塌的信任,親緣關係更容易形成天然同盟,從而最大限度攫取公共權力背後的社會資源,形成“齊參與、共享受”的合作關係。   2011年10月,“明星市長”——廣東省中山市原市長李啟紅一案判決結果公佈。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李啟紅犯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交易罪及受賄罪,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1年,並處罰金2000萬元、沒收財產10萬元。同時接受判決的,還有其丈夫林永安、弟媳林小雁、弟弟李啟明、中山公用事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長譚慶中等9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1年6個月到7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宣判後,李啟紅當庭哭喊,“今天是我人生最痛苦的一天”。   《法制日報》記者曾採訪過時任市長的李啟紅,當時的她意氣風發,被人評價為“務實能幹”。但是,在2011年4月6日的法庭上,這位曾經的女市長卻失去了往日的風采。   對這起案件,《法制日報》也曾經作過詳細報道:李啟紅的落馬源於一起股票內幕交易案,她與她的家族成員利用掌握的上市公司的內幕消息,在短短3個月時間里狂摟了近2000萬元人民幣。   庭審中,該案被告人之一的李啟明向法庭自述是中山市第五建築工程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總經理。記者從中山市工商局查詢的資料顯示,該公司共有4名股東,分別為林永安、李啟明、林永燦、林元明。上述4人各出資375萬元持有“中山五建”25%的股權。在4名股東中,林永安是李啟紅的丈夫,李啟明是李啟紅的弟弟,林永燦是林永安的弟弟,林元明與他們亦有親戚關係。據悉,“中山五建”原為集體企業,是在1999年改製後成為股份公司的。   “中山五建”的公開資料顯示,從1999年新公司成立至今,已經承接樁基礎工程數百項,其中較大的工程有:盛景園工程、麗景灣工程、東盛苑工程、中山港會展中心工程等,還有其他大小各類工程共約100多萬平方米。“中山五建”承接的土建工程項目也有數十個:包括麗景灣花園商住樓工程,盛景園商住樓22172平方米,東盛苑商住樓工程21000平方米等。   中山市一名建築業人士告訴記者,與目前建築行業越來越難做,很多建築公司到處挖空心思找工程不同的是,“中山五建”可以做很多和政府有關的工程。如果沒有特殊的背景,這種情況是不可想象的。   正如一位熟悉李啟紅的中山人所說:“可能她也確實想做到儘量超脫,然而在這個小小的中山,她怎麼可能做到超脫?那種根連著根的關係能超脫嗎?”   有學者就李啟紅的落馬指出,李啟紅整個家族的興衰都繫於她一身,她的家族也隨著她攀上權力的巔峰而臻至鼎盛。這暴露的恰恰是腐敗權力背後的“制度性漏洞”。   無獨有偶。曾引起媒體關註的“房媳”事件,也向世人展示了公權力“家族化”的囂張。山西省運城紀委前工作人員張彥因兩個戶口和多套房產被停職調查,她的背後是以運城市財政局原局長孫太平為核心的“官員家族”——孫家成員及親屬至少15人在運城市擔任官員、公務員或國企領導。   更早之前,在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原局長鄭筱萸的案件中,其妻子、兒子均涉案,更是將官員腐敗“家族化”演繹到了極致。據媒體報道,這個腐敗家族在藥品、醫療器械行業通吃。鄭筱萸之子鄭海榕通過幕後操縱幾家皮包公司,依靠買賣批文交易等來獲利。鄭筱萸則利用手中的權力,為其子大開綠燈,內外配合。涉案企業的行賄,大多數都是直接與鄭筱萸的妻子劉耐雪和兒子鄭海榕發生交易。   “夫妻檔”“親友團”演繹的瘋狂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然而,一些領導幹部“重視”親情,卻是無原則地把親情和家族利益凌駕於法律之上,為達到家庭“繁榮”的目的,利用自己的權力,帶動或者縱容家庭成員共同貪贓枉法,形成家族腐敗。   中央兩輪巡視工作反饋情況也證實,一些貪腐官員已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夫妻檔”“親友團”等新形式以家庭關係為紐帶,合力上演了一場場“親緣腐敗”的大戲。   在中央巡視組今年的第一輪巡視中,14個被巡視省市和單位中,有7個地區、單位被髮現存在幹部親屬子女違規經商辦企業現象,個別地方問題突出。   據披露,今年以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共立案查處此類案件176件,占15.6%,在自治區紀委查辦的16件違紀案件中,有6件涉及此類問題,占比高達37.5%;廣東省紀委通報,今年上半年立案查處的要案有31件是官員利用影響力為親屬、子女謀利,占要案總數的33.3%。   江西一位紀檢幹部介紹,“親緣腐敗”的手法和途徑可分為以下三個類型:   ——“官商權錢利益互補型”。家庭成員有人當官,有人經商,“權為商開路,商為權鞏固”。   ——“借殼撈錢型”。一些幹部子女經商辦企業並不從事實際業務,其公司只是進行貪污受賄的“殼”。   ——“利益集團交換型”。這種腐敗形式一般是領導幹部先施惠於下級、商人,再打招呼讓其“照顧”自己的親屬,或者官員之間達成某種“默契”,以手中權力為交換籌碼,異地“交易”利益互換。   另外,領導幹部子女違規經商辦企業的“國際化”趨勢明顯,這也大大增加了腐敗的隱蔽性。江蘇一位紀檢人員介紹,無錫一名副廳級幹部的兒子在香港開公司,形成了“老子在國內給人辦事,兒子在境外大肆收錢”的腐敗鏈條,短短幾年時間,兒子在境外收受賄款上千萬元。   事實上,規範幹部親屬子女經商行為一直是反腐敗的“重點地帶”。中央紀委監察部廉政理論研究中心的一份調研報告表明,僅從1979年至2011年,共有58次中央紀委全會、110餘項法律法規及政策涉及防止幹部親屬官商利益關聯內容。   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由此提出:為何這麼多的法規管不住幹部親屬子女伸出的“牟利之手”?   有學者認為,監管邊界、標準模糊以及約束機制不細化、缺乏操作性,是造成法規難以落地的重要原因。   一位紀檢幹部舉例說,如對於“領導幹部的配偶、子女不能在該領導管轄的業務範圍內從事可能與公共利益發生衝突的經商辦企業活動”的規定,在實際監督中如何界定“領導管轄的業務範圍”“與公共利益衝突”兩個問題,就存在操作難題。   “領導幹部腐敗,除了其自身和‘身邊人’品質的原因外,更重要的原因在於我國目前尚缺少對公權力行使的完善的和嚴格的正當法律程序制約機制,至今沒有統一的行政程序法典,沒有政務公開法,沒有統一的領導幹部家庭財產申報法。”中央黨校教授林喆認為,陽光是最好的防腐劑。公開、透明、接受社會輿論監督,才能消除腐敗的土壤。   製圖/李曉軍   (原標題:是什麼造就了“親緣腐敗”的瘋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